explode💉

一般放文,有时候会更新渣画(-ι_- )

【魏白】春风十里不如你

白嫖了这么久交一下党费。

谣书/

小学生文笔/


乌云压得很低,路旁的公交站里人群三三两两。

白读书穿着校服,背着书包站在其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 

今天班主任拖堂,晚了几分钟。出来时,正赶上公交车绝尘而去。不知道为什么,白读书甚至连抬腿去追的想法也没有。他就这样站在站牌旁边。暴雨前的低气压让他有点喘不过气。

 

滴答滴答

暴雨如期而至。想到自己没有带伞,他不禁烦躁的抓了抓头发。

 

就在白读书等得快睡着的时候,一个声音和着春雷炸开在耳边,炸在在心底。

 

“小朋友,请问这附近最好吃的糖葫芦是哪家呀?”

 

白读书正低着头,暗自诽腹这人声音还挺好听的,就是脑子有毛病吧,谁没事儿下暴雨还来买冰糖葫芦。

 

抬眼,正对上那人深深的梨涡和清澈的眼眸。

突然,整个世界尖锐的线条好像都变得柔和了,阴沉的天空也变得晴明,什么少年心事都溺死在那陈酿的酒窝里。

 

“那边儿,右手第一家前边儿举着杆子的老大爷那儿。”白读书克制着自己剧烈的心跳,淡淡地说,“还有,我不是小朋友。”

 

那人还是笑着,说“谢谢你啊,小朋友。”

 

只是简简单单的对话,却点燃了白小朋友的耳朵和脸颊。

 

 

那个人也没有伞,他只好把背着的吉他包改成抱在怀里,冲进暴雨中。

直到他的身影被雨幕模糊得再看不清,白读书才缓缓回过神来。

 

是流浪歌手吗?要是我也能像他一样,做出一件这么勇敢的事情就好了。

这里会是他走过的第几个城市呢?他会有停下的一天吗?

他的家会在哪里呢?那一定是一个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吧,那里的阳光大概就像他的笑容一样吧。

 

白读书胡思乱想着。突然,一串红艳艳的冰糖葫芦伸到了面前,还带着丝丝水汽。

顺着望去,还是那人。

 

他头发,衣服都湿漉漉的,活像一只落水狗,眼里却藏着暖阳。

 

白读书说了声“谢谢”。接了过来。

那人便顺理成章地在白读书身边坐下了。

 

公交车还没来。只有雨声当做伴奏。

 

两人在公交站遮雨棚下的长椅上从互相打招呼到谈遍青春,学校,老师,少年心事。讨论游戏,漫画,钢琴,吉他。

 

不顾其他人的目光,魏民谣就在站台给白读书一个人开了一场小型演唱会。

从恋恋风尘到南山南。不管哪一首,魏民谣眼里的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白读书一人。

 

白读书印象最深的还是春风十里。

 

我在二环路的里边想着你

你在远方的山上春风十里

今天的风吹向你下了雨

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

 

 

白读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和一个陌生人聊这么多,他只知道,如果错过了他,生命里将少一半的风景。

 

所以,在公交车来的时候,白读书选择了无视魏民谣的挥手告别,深吸一口气,扣住他的手,视死如归般问道:“一起走吧。”

魏民谣先是一愣,随即点了点头,回握住了白读书的手。

 

公交车上,白读书戳了戳自己的脸,问道:“这是真的吗?”

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,笑的脸都红了。悄悄凑到魏民谣耳边小声说:“这是我做过最勇敢的事了。”

魏民谣也学着他的样子,小声说:“你也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小朋友了。”

两人笑得挤成一团。就坐着公交车从傍晚到夜幕降临。

 

公交车到了终点站,魏民谣收起笑脸,难得严肃地说:“白,回去吧。你爸妈应该还在等你。你还小,还有你的梦想要去实现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一句话没头没脑地就闯进了白读书的脑海

 

留下来,或者我跟你走

 

前者太自私了,后者又太不现实了。

白读书只好说:“你之后要去哪儿啊,我会去找你的。”

魏民谣望向了远方,露出了招牌的笑容说:“我的梦想是流浪,但是现在我决定在流浪之后在最美丽的地方安家,然后等你。”

 

我在鼓楼的夜色中

为你唱花香自来

在别处沉默相遇和期待

飞机飞过车水马龙的城市

千里之外不离开

 

下车后两人在雨中狂奔的镜头还常闯入白读书的梦。

只是镜头里另一位主人公再没有出现过。

 

魏民谣的信还时常寄来,讲讲奇异的景色,路过的人,信封里总是夹杂着几张照片。有时候是波涛汹涌的大海,有时候是阳光洒满的油菜花田。有一次,他寄来了一张重庆火锅的照片。白读书就吃了一个星期火锅,挤了一脑门儿痘痘,脸上却笑的得意,好像在说,看吧,这样我也可以跟你一起流浪。

 

后来,魏民谣寄来了一张夜湖的照片便杳无音信。

 

白读书会在深夜捧着被他视作珍宝的信件想,是他有了新的小朋友就把我忘了吗?是他放弃梦想回家了吗?最后气鼓鼓的,却总是为他辩解,一定是他这段时间太穷了,没钱寄信吧。

 

后来白读书毕业了,考上了让父母称心如意的学校,父母为了奖励他,让他随便想去哪就去哪儿好好旅游放松一下。第二天他就坐上了去夜湖的火车。

 

到的时候正在下雨。湖不大却有别样的美,芳草茵茵,柳色如烟。

 

他又听见了熟悉的吉他声,是春风十里。

 

把所有的春天

都揉进了一个清晨

把所有停不下的言语

变成秘密关上了门

莫名的情愫啊

请问 è°æ¥å°†å®ƒå¸¦èµ°å‘¢

只好把岁月化成歌 ç•™åœ¨å±±æ²³

 

于是推开魏了谁客栈的门,正看见老板站在台上弹着吉他。一如从前。

老板抬起头来,看清了来人,笑得眼睛都没了。

 

白读书走近了,问:“这就是你觉得最美丽的地方吗?”

 

老板摇了摇头。

 

白读书皱了皱眉头:“那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安家?”

 

老板凑到白读书耳边像当初在公交车上一样

 

“我从来只想在你心里安家”

 

白读书的耳朵红了, 

却看清了那人眼眸,

 

原来从车站到现在从来都只装着自己的身影。

 

今天的风吹向你下了雨

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

 

fin.